豆奶视屏

这估计是所有人此生见过最大的场面了。

一两千黑色豪车共同鸣笛哀悼,几千名军人着戎装齐齐开枪为陈婉儿送别。

华润集团,豪庭企业,宜城日报总编……一眼看去,数不清的大佬恭敬的为陈婉儿送上花圈,挽联。

而最为重要的是,那个人也来了。

军中战神,国士无双,汉夏帝师——陈渊!

这是一个军中神话,一个支撑起整个军方的男人!

宜城早在多天以前,就传出了帝师陈渊来视察的消息,却没有人想到,他会在此刻出现在陈婉儿的葬礼现场。

“他只给我说是陈婉儿的战友,我没有想到他就是那个军中帝师陈渊。”

“婉儿,汉夏帝师陈渊亲自来为你送行了。你都看见了吗?”

陈歌云痛苦流泪。

双龙并肩,扛上三星。帝师龙戒,阴阳战袍!

此男人已经力压场,举世瞩目了。

清纯条纹睡衣少女粉嫩小嘴唯美写真图片

如果宜城那些人初刚来是为了替巾帼英雄陈婉儿送行的话。

那么现在,他们只想要靠近一点,亲眼目睹一下帝师的风采。

“婉儿乃我汉夏帝一军战士,南境边疆服役十年,救我军中战士无数。”

“生前一等功至三等功功勋都有了。现在陈婉儿离世。”

“以我帝师之名,追封陈婉儿为宜城巾帼英雄‘天使上将’称号。准她葬入宜城烈士陵园,名刻烈士碑。其家属具有荣,奖一等军中家属待遇。”

“这次追封,记入宜城历史碑,上传于官网,永流传。”

陈渊将白菊挽联奉上,从怀中拿出了一份旨意。

这是帝师追封令。唯有帝一军功勋无数,对国做出卓越贡献的人才可能拥有。

而此刻由陈渊亲自念了出来。

一女子上战场已经很是不容易了,还在一线救了那么多的人。最后的军衔已经道了上将的程度。

这更是汉夏开国以来破天荒的第一回。

在陈渊宣读这份帝师令的时候,另外一边的白虎拿着笔记本电脑,正在快速的录入的宜城历史档案。并且转化成为电子问卷,在宜城市图书馆中,所有的人都可以查阅道。

如此,到了正午十分。

正是陈婉儿可以出殡的时辰了。

陈婉走过去为陈婉儿亲自封棺。

哗啦,缓缓的棺木合了上去,陈婉儿的容颜渐渐被棺木掩盖。陈渊痛苦的闭上了双眼。

而再说另外一旁。

陈力强完看傻了。他这一次只不过是来让陈歌云签一份转让合同而已。这么简单的事情,他可是拍着胸脯像父亲大人表示一定能完成的。

可是陈力强怎么也不会算到汉夏帝师陈渊会亲自出场啊。

无论之前来了什么大人物,如同华润集团那么高调的人。到现在见了陈渊都恭恭敬敬的。

帝师陈渊一出场,就直接压过了所有人气势。

整个葬礼中,似乎只有他能够让的人那么注目了。

“对……对不起。我不该让你的签署那份合同。”

“我不该对已经故去的的陈婉儿不敬。”

陈力强颤颤巍巍的在陈婉儿的灵位前面上了三炷香。他硬着头皮道歉。

此刻已经不能说是陈歌云签不签合同的问题了。

若是他没有办法解释,那么以帝师陈渊的能量,足够捏死宜城的陈家一百次。

陈渊淡淡的看了陈力强一眼,并没有说话。

白虎明白老师的意思,这人是陈歌云的弟弟,应该交给陈歌云来处理。

陈力强顺着白虎的眼神,看到了正在犹豫的陈歌云。他顿时明白了自己唯一的求生希望就在陈歌云身上了。

“大姐。我无耻,我该死。”

“那是姐夫留给你的企业,我们作为娘家人不应该插手。是我多嘴,是我错了。”

“大姐,我是你的亲弟弟啊。血浓于水的亲弟弟啊。你原谅我这一次,去向帝师求求请。”

噗通。

陈力强直接给陈歌云给跪下了。

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,像陈力强这种一直被宠坏了的人,他有自己的傲气,按照他的性格来说,绝对不会轻易向人下跪。

只是现在面对的人是陈渊。

汉夏帝师陈渊!

若是一个举动惹得陈渊不高兴,那么指不定下一刻宜城就再也没有陈家了。

“大姐,这合同不签了。我去和父亲说,让他断了和张家的联系,断了和周家的联系。从此我们和张家,周家老死不相往来。”

“不止如此,我们现在陈家的所有企业都可以交给你来打理。你就是我们陈家之主。我想父亲早就看中你了,他只是没有等到你回来而已。”

“我自制力差,连自己管控不了,经常和宜城那些名媛厮混。不配成为陈家的继承人。大姐才华出众。连周家那么大的企业都处理的井井有条,我们陈家正需要大姐这样一位家主。请大姐在婉儿的葬礼完了之后,跟我回去,我们立刻签署陈家的企业转让合同。”

陈力强快速的说完这些,他生怕自己的话语还没有说完,就被陈渊的手下,那一只大白虎给干掉了。

谁能够说陈力强愚笨,距离陈家家主还差着火候?

从这表现上来看,那分明就扮猪吃虎,平时的嚣张都是假象啊,都是做给陈家的敌人看的。

你看他现在,陈渊和陈歌云都还没有说一句话,陈力强已经将陈家给卖的干干净净的了。

张家的合同没有签订成功,自家的企业却转了出去。

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?

可就算在委屈,陈力强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面咽。

他必须舍弃陈家的那些企业,才有可能保得住整个家族。

陈歌云看着陈力强,仍旧没有说话。现在的这个陈力强弟弟,比他刚来之前,还让陈歌云觉得陌生。

以往他对陈歌云的印象部是停留在“自傲”“自恋”“嚣张”“二世祖”这些词语身上的。

可是她没有见过不可一世的陈力强竟然还有下跪的一天。

“陈先……帝师,婉儿出殡在即,今天不宜见血。否则会惊扰到婉儿之灵的,就暂且放过他吧。”陈歌云开了口。

陈渊回过头来,再度的看了陈力强一眼。

“可!”他只回了一个字。

但是陈力强却大吐了一口气,放松下来。

“老师同意了你的建议。”

“陈家的转让合同在三天内就处理好吧。帝师知道一个结果就行了。”

白虎道。

他这是再解释了一次陈渊的意思。

顿时,陈力强面如土灰。

“时辰到。”

“陈婉儿,出殡!”

棺木被人抬了起来,放上了车。

一条整齐划一的队伍,浩浩汤汤的向着烈士陵园的墓地而去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