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丝瓜ios

叶萌直接打车去了顾佬的小院子。

顾佬才刚起床,看到叶萌过来,老爷子高兴坏了,“小萌萌,你从昨天到今天来了我这里两次哦。”

叶萌笑眯眯的点头,“开心吗?”

顾佬点头,然后又摇头,“你这么早来,咋连个早餐都不给我带?”

叶萌想了一会儿说:“要不,我给您老做点?”

顾佬一脸惊恐,“不必了,不必了。”

“没事儿的,我不嫌麻烦,我去看看您老冰箱都有什么。”叶萌继续笑眯眯。

顾佬却一脸严肃的道:“我没有吃早餐的习惯。”

叶萌惊讶,“您一个医生,是最注重养生的了,怎么能不吃早餐呢,别客气。”

叶萌居然真的跑去厨房煮东西,顾佬一脸的生无可恋。

叶萌看到有鸡蛋,有面包,她也知道自己的厨艺如何,也没想着做多复杂的,不过她之前在一个视频上看过,可以把面包放在鸡蛋液里滚上一滚,再放到锅里煎一煎,便格外好吃,外酥里嫩。

叶萌细细的回想了一下当初那个视频,便开始动手,把鸡蛋敲进碗里,拿出面包片,再往鸡蛋里搅和搅和。

笑起来眉毛弯弯清纯美女水嫩薄嘴唇银杏树下写真

锅里的油已经烧到冒烟,叶萌慌乱的将粘满了鸡蛋液的面包片部倒进锅里。

大约是因为油太热了,面包片外面的鸡蛋瞬间便烧成焦炭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叶萌猛咳起来,一时之间不知道做什么了,火也不记得关,手里拿着个锅铲在锅里胡乱的戳,然后面包片碎的乱七八糟。

顾佬也闻到了焦味,跑进厨房,“唉哟哟,我的小萌萌啊,你可真是糟蹋粮食啊。”

说完,将火关掉,拉着叶萌一起出了厨房。

早餐也没得吃了。

俩人坐在桌子前,用手撑着下巴,“唉……”

“唉……”

一老一少,轮流叹气。

“我说小萌萌,你一大早来我这里,不会就是为了来糟蹋我的粮食吧?”顾佬问。

叶萌摇头。

“那你来干啥?”

叶萌突然想起来,“哦,对,我是来给您送东西的,感谢您昨晚那么晚了,还去医院做一台手术。”

顾佬摆了摆手,“小手术罢了。”

“不过你个小丫头要是拿不出像样的东西,就别掏出来了。”顾佬仰了仰下巴。

叶萌在包里摸啊摸,摸了半天,终于把那本书摸了出来,“喏,这本书给您。”

顾佬一看,“喔,我老头子虽是喜欢这雁归的书,不过你给的这本我有了。”

叶萌挑眉,“不要啊?”

顾佬想了一会儿,还是拿了过来,结果一翻开书,看到里面的签名,眼睛一亮,“有签名的啊。”

“不要就还给我吧。”叶萌作势要拿回来,顾佬宝贝的跟什么似的,“你既然送给我了,哪里有拿回去的道理。”

叶萌笑了起来,她就知道老爷子能够喜欢。

“好啦,东西送到了,那我走了。”叶萌站起身,拍了拍衣裳走了。

顾佬也没有留她,今天有这签名书了,他还能再看一遍这本书,虽然是已经看过好几遍了。

叶萌出了顾佬院子,走了好一段路,看到旁边有个卖早餐的店,她买了一些粥,包子,还有小菜和鸡蛋,又给顾佬拿了过去。

顾佬这下可是开心坏了,“唉呀,小丫头给我签名书,还给我带早餐,是个好徒儿。”

叶萌翻了翻白眼,“您慢慢看,慢慢看,我先走了。”

“走吧,走吧。”顾佬挥了挥手。

——

一大早,柳心茹就被疼醒来了。

大约是因为麻药的药劲过去了,她身的伤口都在疼,尤其是耳朵,像是被人用刀子剐着,疼的厉害。

“啊——”她尖叫着醒来,伸手去捂耳朵,可是碰到伤口更加疼。

柳淑芹便来爬在她病床边上,被她吵醒,皱着眉头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姑姑,姑姑,我疼,我好疼。”柳心茹一边流泪一边说。

“唉哟,我的姑奶奶,你别动,别动。”柳心茹赶紧把她去捂耳朵的手拉了下来,“你的耳朵昨晚刚手术接好,你可别再动出什么问题来。”

“耳朵?接好?”柳心茹有一瞬间的茫然,最后想起来昨天的事情。

“啊——狗,是狗咬了我的耳朵,是叶萌,是叶萌那个贱人,她害我,是她陷害我。”柳心茹哭的嘶心裂肺。

到了现在她还记得昨晚狗咬她的情形,所有人都慌乱的想去制止那狗,只有叶萌站在那里,淡漠的站在那里,这事儿一定是她干的,一定是她,她想方设法的在害她。

“你说什么?”柳淑芹听到叶萌的名字,立刻问道: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

柳心茹脸上是泪,可是一双眼里是愤怒之色,“是叶萌,是她害的我,是她害的我被狗咬成这样。”

说到这里,她又扯着柳淑芹,“姑姑,我的耳朵掉了,我毁容了,我想照一下镜子,你帮我拿一下镜子。”

柳淑芹看着她这个样子,也是有些心疼的,毕竟是她的亲侄女。

她伸手抱住柳心茹,“你别哭了,别难过,你没有毁容,脸上没有受伤,耳朵虽然是掉了半片,不过顾佬已经帮你接好了,顾佬医术高明,应是看不出太多的痕迹的。”

柳心茹被柳淑芹这么抱住,听了她的话,这才有些放心,不过她还是要求照镜子,“姑姑,我还是想照一下镜子。”

柳淑芹安抚了她一会儿,这才从自己包里掏出来一个气垫递给柳心茹。

柳心茹握着气垫的盒子,许久才翻开里面的镜子,对着自己的耳朵照了照。

现在还什么都照不出来,因为她的整只耳朵都包着纱布。

可是她看到那只包着纱布的耳朵就已经不能接受了,眼泪‘啪嗒啪嗒’的往下掉。

“叶、萌。”她咬着牙,眼里是恨意。

柳淑芹收起镜子,一边安慰她,一边问:“你跟姑姑说说,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为什么你说你这浑身的伤是叶萌害的?”

柳心茹回忆着昨天的情况,咬牙切齿的跟柳淑芹说了一遍,当然,她没有说是她先想给凌姗下药。

Tagged